下課后一個人搭上擁擠的電車,狹窄的車廂內夾雜男人的古龍水、女人濃烈
的香水味,這個時候是學生、上班族下班、下課的尖峰時刻,我扶著上端的把手
直望著窗外飄過去的景色,心里回想昨晚母親在爺爺房里的情景……

  平常這樣賢慧端莊的媽媽居然是骨子里淫蕩的婊子,爲了一大筆的遺産,甚
至可以出賣自己的肉體,這樣豈不汙辱了做兒子對她的尊敬,竟然如此,我也一
定要想辦法讓我腫脹剛硬的雞巴,插入她浪騷的肥穴。

  想著想著,嘴角不禁泛起恨意,這樣的情緒轉變源自從小對母親的愛慕,媽
媽是我第一個擁抱過的女體,無論如何,每次看到她殷勤的照顧爺爺而疏遠了我,
最后還將美麗的胴體獻給老不死的爺爺,這樣強烈的嫉妒感使我沸騰。

  媽媽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嫁給爸爸,爺爺對他們的婚姻始終不贊成,因爲爸爸
是長子將來勢必繼承爺爺多數的産業,就在爺爺爲爸爸規劃好未來的前途,這時
爸爸竟然正和小他十歲的媽媽陷入熱戀,這也許就是爺爺一直未把遺産完全分配
給父親繼承的原因吧!

  繼而釀成現在家族分裂。這麽說來媽媽真是所有禍源的主因了,現在她也想
揚眉吐氣,所以才跟爸爸計劃好,準備色誘爺爺以達到遺産大部份的繼承權吧!

  再說,母親年輕具有成熟女人風韻的身體,又豈是爺爺那老不死的可以拒絕
的。

  「嗯!難道說爺爺一直妄想擁抱母親的肉體?」

  這想法使我背脊一陣涼意,如果真是如此,那當初之所以反對爸爸跟媽媽結
婚,豈不是因嫉妒而産生的情愫?

  「沒錯,一定是這樣……」這麽說,最可憐的還是爸爸,自己的妻子居然是
使自己不能繼承龐大家産的禍端……!?現在不僅要戴綠帽,將來在家中的地位
又岌岌可危,母親這一身罪惡的美麗女人,她那騷浪的淫蕩身驅里,不知隱藏了
多少不爲人所知的陰謀,這股輕蔑不齒的恨意將我燃燒,爲了爸爸我絕不能原諒
她。

  這時車內一陣搖晃,所有人堆擠向同個方向,站在我右前方的女人熟悉的身
影讓我停住思考。

  「咦!這女人像極了二伯母……?」

  我好奇的端詳眼前這個穿著入時的女人,直發垂肩,水藍色一套的洋裝,加
上短裙把身體的曲線襯托的異常窈窕,一雙長腿比例均勻配上稍白的絲襪,美腳
套著白色的高跟鞋,咫尺之間我竟沒發現這樣的美女。

  我悄悄的挪動身體靠近她,她側臉的線條似乎在哪里看過,礙於人潮擁擠我
只能在緊貼她身后,她好像也發現我不安定的蠕動,輕輕的搖動身體,這下可糟
了,她的臀部竟然貼著我的命根子,我感覺到肉棒逐漸的充血挺舉起來……

  「啊……好有彈性的臀部……」

  鼻間飄著她身上的香味,這要命的催情劑使我的下面更快産生變化,這時車
內又一陣搖晃,她無可依靠的倒向我,我快撐破褲子的小弟弟不偏不倚的剛好頂
著她的臀部中間她身體輕微的一陣顫抖,堅硬的小弟弟鼓脹起來,她臀部外的衣
物陷了進去。

  「啊……這麽柔軟的臀部,如果能讓我狠狠的摸一把的話……」可是周圍都
是人,萬一被發現那我不就完了……

  「只要我小心一點就好了……」想到這,淫心一起我也顧不了許多,慢慢的
把手伸進她的裙內,手掌在她圓滑充滿女人氣息的臀部上揉捏,透過絲襪傳來的
皮膚觸感,感覺更爲興奮。

  她厭惡般的稍稍扭動臀部,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手指更得寸進尺的探向她
肥厚的陰戶,一股淫欲的念頭強烈的沖擊腦門,隔著內褲我狠狠的將中指頂著她
的洞口,她的秘處毫無準備遭受襲擊,不由得悶哼一聲∶

  「嗯……!」

  深怕旁邊的人發覺,我改爲溫柔的騷弄大腿內側,她似乎開始性感起來,內
褲底下滲出了蜜汁,我發現這個女人如此敏感,大膽的翻起短裙拉下絲襪至大腿
處,手指可以感覺內褲旁露出些許陰毛,細柔雜亂的被內褲包覆著,我接著把她
的內褲褪下,放心的撫摸早已濕透的桃花源洞,正當我的手指即將進入穴內她突
然抓著我的手,使我動彈不得。

  「啊……糟了!如果她大叫色狼怎麽辦!」正當我進退維谷之際,她緩緩半
別過臉來,用紋子般細小的聲音說∶「不……不要……」事到如今,我豈能半途
而廢,不得已只好拉開拉煉,把賬痛的雞巴掏出來,在她的兩股中間不停的摩擦
起來……

  「嗯……嗯……」她忍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也微微的哼著,趁她手放松之際,
我壓著她的下腹貼緊自己,腰部一挺,大雞巴狠狠的從后插進她美妙多汁的肉洞
里。

  「啊……」

  她感覺到自己的陰穴里有異物闖進,全身顫抖的厲害,我已經忘記其他人的
存在,隨著車廂的搖動,大老二一進一出的干著。

  「嗯……喔……嗯……哼……」

  隨著我狂抽猛送她逐漸提高聲浪,在這衆人環繞的場合還是第一次這麽搞,
額外的刺激使我很快的達到頂點,不一會兒就將陽精射入她的肥穴深處……

  「啊……啊……」

  「喔……嗯……嗯……」

  我和她都不禁呻吟叫了出來,適逢火車正駛經鐵橋發出巨大的聲響,以致掩
蓋了我們的聲音,我趁沒人發現趕緊收拾褲裆,她還停在昏眩的當頭沒回過神,
等火車靠站我抱起書包鑽過人群,穿過地下道正得意沒被發現,有人從后拍我的
肩膀∶「你別走!」

  一個女人急促的聲音,我心想完了……只好硬著頭皮轉過身來……

  「啊……淑倩姐,是你!」

  淑倩姐滿臉脹紅的看著我不發一語,一身水藍色裝扮,果不其然,剛剛的女
人居然是她,難怪我覺得背影似曾相識。

  「淑倩姐……我……我不知道……是你……呃……」

  「小鬼……你……你敢吃我豆腐!」

  「呃……我不是故意的啦!」

  「你……你一定常常在火車上這樣,對不對?」淑倩姐眼眶里滾著淚水。

  「沒沒有,我看你背影很美,才才會……」

  「你騙人……」

  「真的,我只是情不自禁嘛!」

  「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是啊!」

  我真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淑倩姐恨恨的看著我,使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豎了
起來,良久她沈默不語,我心里有數這下慘了,要是她回去告訴爸爸我可會沒完
沒了,小時候的事現在又鮮明的浮現腦海……

  「那你要答應我……」

  「嗯?答應你什麽?」

  「就是……就……如果懷孕你要負責啊!」

  我恍然大悟,原來她指的是這件事。

  「呃……我我知道……那那……」

  「那什麽?」

  「你不會把這件事告訴……」

  「那要看你的表現羅!」

  「表現?」

  「沒想到你人小鬼大的,還裝蒜!」

  「呃……淑倩姐……你的話我不明白。」

  「你好壞哦!」淑倩姐臉比剛才更紅,我突然明白她的意思,原來這女人也
是一只淫獸,顯然她對於我雞巴的尺寸感到癡迷。

  「那…我知道了,我以后會好好對待你的。」這句話是我套電影里的台詞。

  「你討厭,敢欺負姐姐。」

  接著,她挽著我的手臂一改往常的態度,對我親聲細語的,很顯然的她已經
被我征服了。

  往后的日子,我和淑倩姐經常在家里做愛,有時在廚房有時在房間,她的性
欲特別強烈,幸好我年輕體壯還可以應付,只要她想要我們甚至會在火車上進行,
她說這樣感覺很淫亂很喜歡,我時常將灼熱的陽精射進她子宮里,讓它潺潺的沿
著大腿流下不許她擦拭,她的浪樣簡直跟二伯母沒兩樣,這樣的生活過了一段日
子,有一天跟她辦完事躺在床上……

  「小鬼,年紀小小這根肉棒就這麽壞,每次都快被你入穿了。」

  「嘻嘻,淑倩姐你還不是愛死它了,不然你剛才怎麽會那麽浪。」

  「死相!我怎麽知道只有你的最好。」

  「難不成你沒試過別的男人?」

  「我怎麽有可能……」她結結巴巴的滿臉通紅。

  「那……你想試試嗎?」我索性試探著問。

  「小鬼……你怎麽這樣說……我……」

  「其實,我知道許多秘密,想不想知道?」

  「咦?什麽秘密?你快說。」

  於是我把二伯母跟家榮哥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她,連三伯母跟二伯的奸情都
忠實以告,她彷佛當頭棒喝,一時之間難以相信,但我看得出她的眼里泛起異樣
的色澤,真不愧是一匹淫獸,聽到自己母親遭弟弟逼奸、父親跟別的女人合居
然沒有巨大的反應,反而舔著嘴唇眼神閃耀著光芒。

  「真不敢相信,家榮居然逼奸媽媽,難怪爸爸都不再正眼看她,原來他跟三
伯母……」

  「淑倩姐,你們大人是不是都很不老實,也難怪,這種事做了一次就會上瘾,
我想二伯母她也是需要嘛……」

  「小鬼,你怎麽可以這麽說?」

  「因爲我看到二伯母和三伯母還有你,在做的時候都不像不舒服呀!」

  「你這小鬼頭,好像挺了解女人似的。」

  淑倩姐嬌嗔著似乎也沒有不悅,反而只是訝異我會這麽說,於是我便更大膽
的說∶

  「淑倩姐,如果我們都跟自己家人做這件事,你不覺得很棒嗎?」

  「什……什麽?小鬼,你胡說些什麽?這可是亂倫啊!」

  「淑倩姐,抛開世俗禮節的時候不才是真正的自己嗎?再說,我們會在一起
不正因爲如此?」

  「……」

  淑倩姐沒話反駁,我想她已經有點動搖了,我繼續說∶

  「難道你不想試試家榮哥的肉棒?」

  「胡……胡說,我是他姐姐,怎麽會……」

  「你不覺得當你聽到二伯母跟二伯的事,讓你莫名的興奮嗎?」

  「這……」

  「好吧!那我就老實告訴你,其實二伯母可是舔過我剛剛插過你的這根肉棒
喔!」我指著小弟弟不以爲然的說著。

  「啊!真的……!?」

  「好姐姐,我怎麽會騙你呢?我自己也很想試試我母親的淫洞哩!」

  「小……小鬼……你當真?」

  「當然啦!如果我們一家人都有這一層關系,那就不會你爭我奪的搶家産了。」

  淑倩姐臉一紅一青,心里一定在做前所未有的掙紮,雖然我天真的把心里的
計劃全盤托出,瞬間對她造成的沖擊自不在話下,但這女人流有與二伯母相同的
血液,她何嘗不想一試。

  「淑倩姐,放心吧!我想不光是家榮哥,家里的男人一定都很樂意將肉棒獻
給你的。」

  「我……我不知道。」

  「一切都交給我吧!」

  「………」

  其實我最終的目的仍然是媽媽,只是我必須讓淑倩姐先嘗到甜頭,才能更進
一步說服她去引誘媽媽,如果家族里有大多數的人都發生關系,那表里不一的淫
亂母親,很快就會露出原形,在這之前爸爸才是最大的難題。想著想著,眼皮逐
漸下垂,這惡淫的計劃已經慢慢萌芽……

  「你說什麽?」

  「我還不是爲了我們好,你就暫時忍耐一下,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呀!」

  「你……你這樣豈不是要我……!」

  「阿輝,你認爲我是水性楊花的女人嗎……嗚……你這死鬼,我都已經是你
的人,而且小剛都這麽大了……難道你一點也不相信我?」

  一大早一陣說話聲彼起彼落把我吵醒,我睜開惺忪的眼睛,還搞不清楚是誰
的嗓門這麽大擾我清夢,我掙紮著從被褥中爬起,心里沒好氣的正想推門而出…

  「我不是這個意思……瓊琳,這事如果讓小剛知道,你叫我們日后怎麽再以
人父人母自稱?」

  「噓……小聲點!阿輝,你我別說小剛還小不會知道的啦!」

  我心頭一驚是爸和媽的聲音,這兩人在我房門外不知在說些什麽,沒頭沒尾
的我納悶半天。

  「……」

  「唉呀……你別猶豫不決了,現在弟妹們哪個不奢想爸爸的財産?好不容易
占到一點便宜,我如果不繼續迷惑這個老色鬼,哪天被后來居上到時我們連一毛
錢都沒有!」

  「可……可是……你是我老婆啊!我怎能眼睜睜的看你送上門去?」

  「所以我要你忍耐嘛,反正也不會少一塊肉,就算爲了小剛爲了我們這一家
子的將來,暫時的嘛……」

  「…………」

  「好了!我說完了,死鬼你自己好好想想,不管你怎麽說我都決定了。」

  「好……好啦!你都決定了,我還能說什麽?」

  「嘻……這樣就對了!」

  原來媽媽之前的詭計只是開端,她變本加厲的想要霸占所有的家産,爸爸當
然不同意媽媽用肉體去換取這一切,以男人的角度來說,豈能讓自己的老婆任人
魚肉,而自己一聲不吭的,這種天大的羞辱任誰也受不了。

  難怪兩人一大早鬼鬼祟祟的,媽媽不知是真心爲我們這一家子犧牲,或是生
性淫蕩去倒貼爺爺任其玩弄?無論如何,這是一個變態的母親才能想出來的奸計,
爸爸真是可憐,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讓成熟動人的母親,以其冠冕堂皇的理由,在
爺爺那個色魔眼前大大方方的褪去衣衫,將美妙多汁的淫洞盡其充滿他寶刀未老
的陽具,滿足血液里邪淫的熱流。

  「啊……可恨……這淫邪罪不可赦的母親,總有一天我要壓在你身上,讓我
每次脹大的雞巴,狠狠的插進你騷樣的肉穴……啊……」

  我咬牙切齒的對自己發誓,一邊按奈不住底下熱血般的肉棒……

  稍晚,爸媽離開我才走出房間,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大人都上班去了,其
他做學生的一大早都還沒起床,所以大宅院顯得冷清,我伸伸懶腰來到客廳電鈴
聲大作。

  「到底是誰?一大早的……」我心里嘀咕著走向大門,郵差遞來一封信,是
友恭學校寄來的,心想反正大人不在看看又沒人知道,我小心翼翼的拆開信封,

  上面斗大的字寫著∶「查貴子弟因曠課次數過多,出席率甚低,並對師長同
學有行爲不檢之情事發生,爲求教育深耕,適逢暑假期間,特定本周三實施家庭
訪問,藉家長及學校連絡互換意見,以收矯正行爲、端正品格之效。導師楊永
澤敬上」

  「天啊!友恭這……這孩子到底干了什麽好事?」傍晚,這是三伯母看到這
封連絡函的第一個反應,三伯還不知道這件事,她深怕萬一三伯知道恐怕會奈不
住性子,那友恭鐵會被修理一頓。

  身爲友恭的母親豈有不疼愛的道理,不管他多麽壞,總是自己的親身骨肉,
她心意已決似乎打算隱瞞這件事∶「小剛啊,你不要把學校寄信來的事告訴三伯
哦!」

  「嗯,我不會說的。」說完她歎了氣,轉身扭動豐滿的臀部走回房間,我不
禁嘴角泛起邪笑,這麽肥浪的臀部下一定也隱藏了淫騷的陰戶,透過薄薄的衣物,
三角褲的形狀清晰可見。

  「哼哼……」似乎除了母親之外,三伯母更顯年輕妖豔,而二伯母卻是骨子
里淫亂的女人,這個家族里暗潮洶湧著淫靡亂倫的波濤,連空氣中都有三伯母剛
留下的體香……周三,不就是后天了嗎?

  「小鬼!你聽到沒有?」我突然從思潮中回神過來,是淑倩姐在背后叫我。

  「是你啊,淑倩姐。」

  「是啊!叫了半天你都沒聽到似的。」

  「哦,有什麽事?」

  「我要去市區買東西,你陪我去吧!」

  「好啊!」

  在市區走遍所有的商店,我終於了解女人購物的旺盛欲望,兩只腳都發軟了,
淑倩姐仍不罷休的跟店員殺著價,好不容易買齊東西,我們決定到公園找個板凳
休息。

  「小鬼,你真沒用,走一點路就一付快死的樣子。」

  「唉,走了兩個小時的路不累才怪哩!」

  「哼!才這麽一下子而已,真是中看不重用!」

  「嘻嘻……在床上的時候你卻不是這麽說喔!」

  「你……你討厭啦!」淑倩姐握著粉拳沒好氣的做勢捶過來,我笑著騷她癢,
她提著東西跑開,夜晚公園路燈映在她的長發上,顯的熠熠引人,她步向草坪上
氣不接下氣的又笑又喘。

  「嘿嘿……可讓我捉到你了……」

  「……」

  「淑倩姐,你怎麽不說話?」

  「……」

  「淑倩姐……」

  「噓……」她示意不要出聲,我好奇的朝她眼神的方向看去,隔著矮木叢的
板凳上坐著一個看似中年的女人,這女人的背影……

  「咦!是媽媽!?」

  「啊!真的是二伯母。」果不其然,那人是二伯母沒錯,不過她今晚有些不
同,一身深藍色的連身洋裝,平常很少看她穿的同色高跟鞋,嘴唇也抹上口紅,
大卷發看起來剛吹整過……

  「奇怪,媽怎麽這個時候會在這里?」

  「莫非……她是來這里會情夫的?」

  「要死啦!怎麽可……」淑倩姐話還沒說完,遠遠的一個男子身影逐漸走近,
二伯母也察覺了,那男人……

  「啊!是家榮……」

  「啊!是家榮哥……」我和淑倩姐差點驚叫出來,沒想到這情夫的真面目竟
是家榮哥。

  「嘻嘻……媽,你今晚真美呀!」

  家榮哥一屁股往二伯母身旁坐下,手更順勢搭在二伯母肩上,乍看宛如一對
情侶。

  「家榮,有人知道你出來嗎?」

  「媽,放心吧!就算有人看到我出門,家里的人也絕不會相信我是來這里跟
自己母親幽會的,哈哈……」

  「那我就放心了。」

  「媽,你今晚特別漂亮哩!是不是迫不急待的想念我的……」

  「你……你這孩子……你這樣迷惑媽媽,爲了淑倩的幸福,我沒的選擇。」

  聽到這,對於躲在矮木叢后的我們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這其中似乎另
有隱情。

  「嘿嘿……反正嘗過媽媽的滋味再上姐姐也是一樣的。」

  「家榮……你……你這個惡魔,你答應我讓我替代淑倩的,你怎麽可以食言
……!」

  我和淑倩姐無聲的倒吸一口氣,沒想到二伯母這麽做完全是爲了淑倩姐,我
別過臉看著她死灰的臉色,彷佛不可思議的瞠目結舌當中。在這昏暗夜色里,這
不爲人知的陰謀正一點一滴的抖漏出來。

  「呵呵……我說媽,別那麽天真,這得看你的表現才可以,如果你能用這風
騷的身體讓我爽,我可以考慮考慮。」說著同時,家榮哥手挪往二伯母臀部抓了
一把。

  「你……我……我怎麽會生出一個惡魔來……」

  二伯母低聲啜泣了起來,好一會兒接著又說∶「那……那你說,我要怎麽做。」

  家榮哥臉上浮起陰沈得意的猙獰面目,上下打量眼前令人心動的媽媽,並暗
自思忖如何讓她露出淫騷的原形∶「嘿嘿……首先,把絲襪脫下吧!」

  「在這里……?」二伯母環顧四周雖有矮木叢及幾棵橡樹遮蔽,但不及二十
公尺處卻有稀蓼的行人走過人行道,萬一不慎豈不讓人看到。

  「就在這里,媽。」

  「……」

  二伯母怯怯的把手伸進裙內,將絲襪頂端緩緩自大腿根處褪下,眼神不時瞟
向二十公尺處的地方,接著用一種女人自然而優美的姿態,脫下高根鞋把足踝僅
剩的絲襪去除,然后再將高根鞋穿回線條柔美的雙腳。

  「親愛的母親,以三十幾歲的女人來說,你擁有一雙足以引誘所有男人的美
腿……呵呵……接著,我要你把胸罩脫下,然后露出你漂亮的奶子……」

  二伯母難堪的拉下背后的拉煉,解開帶子卸下胸罩,雙手遮胸猶豫著下一個
動作……

  「快把手拿開,別讓我生氣!」

  家榮哥一聲斥喝,她再度望著人行道,緊咬下唇眉心緊蹙,這才將手緩緩垂
下。

  「呵呵……很好,媽媽的奶子真是罪惡啊!雖然不是第一次這麽看,但是每
次都讓人忍不住贊歎呀!」

  二伯母堅挺豐滿的乳房赤裸在外一覽無遺,這是我第二次親眼目睹,但仍免
不了口乾舌燥的欲火焚身,面對這種畫面身旁的淑倩姐可是頭一遭,就看她目不
轉睛的注視著自己母親,曲線柔和的肩膀下,兩個形狀碩大的乳房袒裎眼前,不
知覺伸手玩弄起自己的奶子,我知道這匹淫獸,早已意淫非常,於是悄悄扶住她
的臀部,在兩股之間遊離。

  「夠……夠了吧!會被別人看到的。」

  「媽,別害羞了,你心底是期望被人看的。」

  「胡說,我……怎會……」二十公尺處有人走過,隱隱聽到說話的細碎聲,
二伯母心頭一震到嘴邊的話隨即吞了回去,迅速的雙手掩胸……

  「嘿嘿……呵呵……媽,別說這麽多了,就算有人看到也絕不會知道你是誰
的。」

  「家榮……你……你這孩子……你要多少人看到我這不知羞恥的身軀才會高
興,你……你饒了我吧!」二伯母哀求著。

  「不行!你不管姐姐的死活嗎?」

  「我……」二伯母清楚自己的立場,尴尬的無言以對。

  家榮哥突然起身蹲在二伯母雙腿對面。

  「哼哼……我想你會讓兒子看你的陰戶吧!」

  「你……你說什麽?」

  「媽,你聽到我說的了。」

  「家榮……你不要這樣羞辱媽媽……我……」

  「少羅嗦,快照我的話去做!」

  二伯母低垂著眼臉,默默的張開雙腿,似乎羞恥著讓自己的最隱密的部位,
完整的展現在兒子面前。她的下體黑壓壓的一片,由於燈光昏暗看並不是很清楚,
不過仍能從白皙的皮膚強烈的對比下,讓蓬亂的陰毛無所遁形。

  「媽,你的陰唇看起來像是少女般鮮嫩呢!」

  「不……不要說出來。」

  接著家榮哥用手撥開兩片大陰唇,細小凸出的肉芽登時一覽無遺。

  「呵……媽,你有點濕了。」

  「不……不要……不要這樣看。」

  面對家榮哥強烈的目光注視,二伯母顯得難爲情的坐立難安。家榮哥絲毫不
動心,繼而伸出手指插進穴里……

  「嗚……不可以……家榮……把手指抽出來……啊……」

  「媽,你的洞很緊啊!是不是有點癢?」

  「胡……胡說,我怎麽會……」

  「想要比較大比較硬的嗎?」

  「嗯……不……不要……」

  家榮哥索性將手指緩緩抽插了起來,二伯母穴內受到挑逗,臀部輕微的搖動。

  「快承認吧!你想要男人的雞巴對嗎?」

  「喔……嗯……不……不要這樣……」

  「你是淫蕩的女人,快承認吧!」

  家榮哥加快手部的動作,二伯母逐漸的失去控制,淫穴不斷的滲出蜜汁。

  「啊……我……我想要男人的雞巴……你快停止……嗯……」

  從二伯母說出雞巴這等淫語,家榮哥像獲得征服感瞬即停止動作。

  「好,現在你慢慢爬過來,我底下的雞巴等著你來安慰呢!」

  二伯母只好被動的彎下身軀,狗爬式的靠近他兩胯之間,肥臀隨著爬行頗有
節奏的顫動著,一雙巨乳左右搖擺,一時之間淫色姿態煞是讓我難以把持,而榮
哥早把硬挺的陽具掏出,並示意母親的美唇給予口交服務。

  這時躲在矮木叢后的我們早已淫欲泛濫,淑倩姐鼻息越來越沈重,我解開她
胸前排扣和胸罩,兩個奶子瞬即蹦出,我貪婪的吸允起乳頭,她也一邊搓揉我胯
下堅挺的硬物,並不時乾舔嘴唇,一副浪樣絲毫不輸給她媽媽。

  在另一邊的二伯母此刻朱唇輕啓,首先舌尖在龜頭上端刺激兒子的馬眼,接
著舔著香菇帽沿,怎麽看也不像是被強迫的主動著,家榮哥眉頭皺起注視母親因
吸吮而雙頰深陷的臉,塗抹口紅的嘴唇緊密的貼在肉棒邊緣,一時淫心大起∶

  「媽,你何不玩弄自己的陰唇,那里已經濕透了……」

  二伯母一定遭家榮哥肉棒腥味所刺激,淫意漸起,非旦不加拒絕反而順從的
將手深入跨下,手指熟練的撫觸陰唇,洞口鮮嫩的穴色,在昏淡的月光下襯著路
燈,讓人恨不得沖過去狠狠的奸淫一番。

  「嗯……嗚……嗯……哼……」

  二伯母騷樣畢露,臀部配合著呻吟聲不停輕微擺動,此時淑倩姐蹲跪身旁,
手指翻開內褲自己不停的騷弄著溢出蜜汁的陰戶,另一只手更快速的上下套弄我
的雞巴,害我差點發出聲來。

  「喔……媽……你很會……弄啊……嗯……」

  「嗯……嗚……哼……啊……」

  「不……不行……停下來……快停……」

  「嗚……啊……嗯……嗯……」

  「快……快停下……來……啊……停……」

  家榮哥粗魯的把二伯母推離胯下,難以強掩自己的狼狽,不禁腦羞成怒∶

  「賤貨!別以爲這麽簡單就可以饒了你,還沒呢!現在,坐到我的大腿上,
我要狠狠的干你的穴。」

  二伯母舔著嘴邊的淫液,似乎性感了起來∶「我會讓你插的,孩子……我該
讓你嘗嘗媽媽的味道……你才不會這麽恨我……」說罷,毫不顧及身爲母親尊嚴
的跨坐在家榮哥身上,並迫不急待的伸手扶著雞巴對準穴口,二伯母一百八十度
的轉變令我感到詫異,剛才爲了維護女兒貞節,還悲泣生了個惡魔,現在卻主動
的向兒子求歡,她竟是這種天性淫賤的浪貨,難怪一雙兒女亦會敗德至此。

  「媽,別著急,我要你說,你是不是淫亂的婊子啊?」

  二伯母淫欲高漲,肉穴刻不容緩的需要被充滿,難以抑制洞內肉壁陣陣刺癢,
不禁痛苦異常∶「兒……兒子……快……快給我……好癢呀……啊……」

  「那就快說!你是不是淫亂的婊子?」

  「是……是的……我是淫亂的婊子……快干我……啊……」

  「哼!果然是骨子里不貞的女人,說你要我插你哪里呀?」

  家榮哥盡其玩弄自己的母親,沈醉在二伯母痛苦興奮的發瘋狀態,這精彩的
亂倫淫戲看得我兩眼冒火,淑倩姐更是瘋狂的用手指在穴里抽插起來。

  「啊……這……這我說不出來……」

  「不行!你給我說出來!」

  「啊……!」

  家榮哥使力的抓掐她的奶子,另一手肆無忌憚的拍打二伯母的肥臀,即使在
夜色下依然清晰的看到露出的白皙臀部,烙上數個的掌印。

  「插……插我的肉穴……快……嗚……嗯……」疼痛之后帶來被虐的快感,
二伯母臀部壓在家榮哥大腿上使勁的磨蹭,手指陷進他的皮膚,表情一副癡迷淫
態,看得家榮哥再也沈不住氣,挺直硬棒絲毫不差的,猛然刺進母親淫液泛濫的
肉洞。

  「啊……」

  二伯母肉壁騷癢感獲得暫時的滿足,不禁忘我的叫了出來。淑倩姐亦全身火
燙難受,靠進我的身旁低聲的喘息∶「用你的雞巴進入我……」

  我早已箭在弦上,迅速的把她撲倒,扯開三角褲腰部一挺,彼此的下體得到
緊密的結合,我望著那邊在家榮哥身上上下起伏的二伯母,而我在這里進出她女
兒的騷穴狂亂的抽插,格外有一股升天的快感。

  「下賤的媽媽……怎麽樣……兒子的雞巴……味道如何……啊……」

  「嗯……大雞巴兒子……你的那支好硬好大……哼……喔……」

  「喔……我要你用力……用……用力插媽媽……啊……好舒服……干我……
把我的騷穴干穿……媽媽是你的……以后隨時讓你……插我……的下面……」

  「哼……啊……干死你這個婊子媽媽……你這人盡可夫的……浪貨……嗯…
…」隨著他們的呻吟浪語,彷佛火上添油般,我更粗魯的奸淫著淑倩姐發浪的淫
穴,一手遮著她的嘴,深怕她情不自禁喊出聲來。

  而二伯母似發瘋般上下猛烈撞擊,兩個奶子也激烈的震動著,肥穴與肉棒相
互摩擦發出滋滋的聲音,在這靜谥的公園四周來來回回的人三五成群,冒著被發
現或被偷窺的危險,二伯母幾乎忘我的沈醉在瘋狂的亂倫野戲里,不斷發出交歡
浪叫。

  聽在耳里顯得額外的刺激悅耳,我終於再也忍受不了,陰囊猛然的收縮,一
股濃熱的陽精頓時全數傾泄在淑倩姐的肉洞深處,淑倩姐幾乎流下眼淚般高潮抽,
臀部挺起使我的精液射入更深。

  「啊……啊……媽媽……我要射精了……我不行了……」

  「喔……給我……大雞巴兒子……用力的射進來……我要……你射進媽媽的
洞里……啊……快……我要高潮了……」

  「嗯……喔…………」

  「哼……啊……好燙……好多……用力射……啊……」

  就在兩人相互緊擁拼命嘶喊后,一會兒家榮哥像泄了的氣球倒在二伯母身上,
我和淑倩姐也一邊收拾,一邊互相撫慰著對方。

  「嘿嘿……媽媽你真是淫蕩啊!從來沒有這麽舒服過,果然還是成熟的中年
女人懂得這門享受。」

  二伯母仍癱瘓在草坪上,家榮哥望著地上的母親,淫穴還溢出自己的精液,
心里達到前所未有的性虐滿足,拉起拉煉他由上往下鄙視著剛才宛如母狗的媽媽,
紛亂的連身洋裝充滿皺褶的拉上腰間,下體的陰毛殘留著混濁的液體,女性成熟
豐滿的恥丘毫不遮掩的暴露眼前,二伯母虛渺的眼神透露出意猶未盡的體內灼熱
感。

  「呸…真是淫蕩的母親,你的身體反正我已經用過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變
成一只母狗,讓所有的男人騎在你身上,將陽精毫不留情的射滿你全身!更赤裸
裸的拆穿你虛假的神聖面具!」家榮哥說罷丟下二伯母消失在幽暗的公園彼端。

  家榮哥不恥自己的母親是可以理解的,自始至終二伯母連女人遭受威脅逼奸
所應有的羞恥反應都沒有,取而代之的卻是積極淫亂的求歡欲望,這真是一只比
淑倩姐更勝之的淫獸,或許家榮哥是深深愛著及維護自己母親的,極可能這其中
有不爲人知的秘密,致使他由愛生恨。

  「媽媽果真如你所說是個表里不一的女人哪。」

  淑倩姐眼睜睜看著弟弟羞辱媽媽,良久才有感而發。

  「是啊,連自己的兒子都可以這般容易的占有她……」

  「可……可是……家榮的寶貝……真嚇壞我了。」

  「嘻嘻……你果然也流著和二伯母相同的血液呀……」

  「小……小鬼,你別胡說!」

  「嘻……」

  就在我們竊竊私語的同時,二伯母已經恢複神智,靜靜的穿整衣物,臉上看
不出是喜是憂,這樣的表情我上回也看過,那次慘遭逼奸之后還說了一些我聽不
懂的話哩。

  隨后她再度環顧四周,看見地上濕一大片的內褲,她曲身拾起,呆若木雞的
注視著白色褲底,沾上自己淫液而慘不忍睹的部份∶「我絕不能讓家榮侵犯自己
的姐姐。」

  二伯母自言自語,淑倩姐感受到母親強烈的維護與關懷,不由得溫柔的看著
媽媽,不管她是如何淫賤的女人,始終都是愛著子女的啊!

  「家榮是我的兒子,我要把他占爲己有,絕不讓別的女人碰他!」

  二伯母說的斬金截鐵,眼神不時泛著堅決的意志,然后把那件沾汙的內褲,
收進了皮包里,一個孤弱的女人若無其事的,漸漸消失在黑暗深處,留下在原地
如遭當頭棒喝的我們兩人